首页  »  另类小说  »  【禁·欲】(03)【作者:萌尾狐】
【禁·欲】(03)【作者:萌尾狐】

黄色网站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55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曲阜已经一个月,没有射精了,这在以前,恐怕是不可想象的,一个正常的男孩怎么可能抑制自己的性冲动?

  一天,两天,三天,一周,两周,直到一个月!

  这些天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个得不到性释放的男孩该是怎样一副下贱的表情和姿态?

  诺大的房间里面,中间那个豹纹的真皮沙发,显得十分气派,一个慵懒的女人,涂着猩红的口红,卧躺其中,脚下那跟15厘米的火红高跟,洋溢着尊贵的气场。

  是的,如此美艳高贵的足下,怎么能缺少殷勤的崇拜,只见曲阜像狗一样的跪在夫人面前,卑贱的舌头在红色的高跟之下,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甘之如饴的舔过女人足下的每一个角落。

  「曲阜~想象它是你那根可怜而又无能的阴茎。」

  夫人的指尖不屑的指着曲阜胯下那根被禁锢在牢笼里,不得安生的丑陋东西。中指和食指之间夹着的那根女士香烟,正悠然的吐着薄荷的轻烟,远远的火光,好像点燃在了,曲阜那肿胀的阴囊之上。而此时周遭幽暗的环境,又衬着那火光煞是淫邪。

  四周寂寞的光景,使夫人轻柔的声音显得更加有穿透力,曲阜舌尖上的口水在夫人足下的高跟之上,吐的更多了。

  「可怜的孩子,是不是想出来啦?」

  夫人人的另一只脚滑过曲阜的胯下,轻巧的脚尖轻轻的勾搭着曲阜跨下那根被贞操锁禁锢的阴茎。

  「只是舔了我的鞋跟,你就有兴奋成这样吗?」

  夫人用脚尖轻柔地勾起曲阜的下巴,心满意足的欣赏着曲阜下贱,扭曲,而又痛苦的表情。

  「想和我的鞋子做爱吗?」

  「想~主人」

  「这恐怕不行,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么?」

  夫人将脚又伸到了曲阜的胯下。

  「你每天都想着那些让人恶心的东西,是一种罪过,你知道么?」

  火红的高跟隔着那层冰冷的玻璃,安抚着那根可怜巴巴的阴茎,并把它感染得生机勃勃!

  「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想这些东西呢?你那可怜的小家伙,即使被放出来,又能做些什么呢?」

  夫人嘴角闪过一丝不屑的淫笑,另一只脚下的红鞋跟儿直接摆到了曲阜的嘴前。

  「把它含进去!」

  夫人的声音突然显得格外严厉,那是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让曲阜感到浑身战栗!

  只见曲阜的跪在夫人的身前,屁股撅的很高,脸直接贴在地面上,他把夫人的鞋跟一节一节的含在嘴里,感觉如此艰难,却又让曲阜无比兴奋,此时跨下的肉棒在玻璃上贴的更紧了!

  「我的鞋跟有多长?」

  夫人抓着曲阜的头发,性感的红唇顶在他的面前,隔着一段若有若无的距离,悠然的游走在曲阜面孔的每一处角落,只见那红润的油光时刻闪着诱惑的光芒……
  突然,它定格在曲阜的鼻尖之上,然后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曲阜被这突如其来的薄荷清香呛得如痴如醉。

  「比你胯下的那根没用的肉棒怎样?」

  看着眼前被随意玩儿弄的,被自己的香烟呛得不知所措的卑微男孩,夫人不禁得意得冷笑了几声,只见她将另一只红色鞋跟,平放在曲阜的肉棒旁边,而那尖锐的鞋跟,竟就毫不留情的直接顶在了曲阜的肚子上,曲阜直起了腰杆,口水顺着嘴里的红色鞋跟滑落在地板上。

  「呦~可怜的小家伙,连我鞋跟长度的一半都不到呢!」

  夫人此时的声音突然像少女一样天真,质疑的好像天真无邪一般,透漏着无限的好奇和惊喜,但足下那冷酷的鞋跟却早已将曲阜的自尊的死死的踩在下面。
  「你还算是个男人么?」

  被羞辱的肉棒好像要急于证明自己一样,想要把自己的躯体完全伸展出去,但终究被那冰冷的玻璃挡在里面,留下一副完全无能的表像。

  「咯咯咯咯咯咯……」夫人大肆的笑出声来,颤动的指尖之上,那滑落的烟灰,在曲阜看来都显得那么的性感妩媚。

  「我的羞辱会让你更兴奋,对吗?」

  「是的~主人~」

  夫人用鞋跟用力的踩住了曲阜的肉棒,隔着冰冷的玻璃,依然劲力十足。
  「谁让你停止喰吸我的高跟了?」

  曲阜又顺从地把夫人的鞋跟重新含在了嘴里。

  「对,把它含在嘴里,用你的舌头,用你的喉咙感受它,感受它或喜或悲的心情,用心感受,让它知道你喜欢这样,而不是用你的嘴,用你那贫瘠而又乏味的的语言!」

  曲阜遵照着夫人的指示,卖力的喰吸着她的鞋跟,此时,那胯下冷酷的红色鞋跟往下踩的越狠,他嘴里的鞋跟就会被往里吞吐的越深。

  「你知道么?宝贝,正在蹂躏你的这双红色高跟鞋有15厘米长,我想让你感受它的长度,用你柔软的舌头,用你温暖的喉咙,我想让你感受它的力度,用你无能的肉棒,用你无助的阴囊。」

  夫人的脸上洋溢着动情的红晕,好像是要品尝一根雄壮肉棒时,才会显现出的羞涩模样。

  「它死死地踩着你的欲望,让你痛苦,也让你快乐。你可怜的鸡巴,不仅被锁起来了,而且还被一根15厘米长的鞋跟踩在下面,它拒绝跟你做爱,因为你可怜的肉棒不够强壮,哦,不对,人们甚至不能用强壮来形容它,应该是委屈,没错,一根委屈的肉棒,伸不直的肉棒,连鞋跟都比不过的肉棒,它像极了你现在扭曲的表情,一副永远都不能的舒展放松的表情,是的,永远只能萎缩在那里,跟痛苦相随,甚至痛苦都不愿意与你为伴,它骑在你的身上,还竟荒唐的让你享受这一切!」

  夫人的鞋跟又向下狠狠地踩了一截,曲阜痛苦的张开嘴,喉咙里的鞋跟被本能的推了出来,随之而来的口水被喷在了地板上,口水拉着丝从曲阜的嘴里慢慢的向下,向下沉沦……

  此时这激情过后,曲阜狼狈的嘴角滴落的口水,就像是刚射完精的阴茎包皮旁边残留下来,拉着丝的精液!

  「这是什么呢?」

  夫人用脚尖从地板上接回曲阜嘴角边向下拉丝的口水,并顺势把鞋尖勾到曲阜的下巴上,她津津有味的欣赏着曲阜满脸涨红的表情,那气喘吁吁的满足感像极了刚刚高潮射精后的下贱样子。

  「是你的精液么?怎么从嘴里出来了?是因为你那无用的鸡巴,一个月之前,被禁止射精了,才会这样么?」

  夫人这次没有使劲向下踩,而换作用鞋跟,去左右碾压这被禁锢的肉棒,远处能听到夫人唇齿之间轻微摩挲的声音,配合着她满眼深不见底的欲望。此时此景,恐怕任何一个男人都逃脱不掉了,那是一股胜利者玩味猎物的施虐感,正从她的眸子里散射出来,并不停的向下,向下宰割着脚下这个毫无尊严可言的玩物。
  「看看我脚下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它好想好想射出来呢!但是它不能,它被锁在里面了!它越想出来,就会越痛苦,而它越痛苦,就代表着越兴奋,它挣扎,它呻吟,它只是想射出来!对,只是想射出来,想射出来,射出来嘛,射出来啊,快射出来啊?!」

  夫人将鞋尖,从下巴挪到曲阜嘴边,泛着红光的鞋面在现在的曲阜看来,就想是可口的糖果。它发疯似的舔舐着夫人的鞋尖,胯下的肉棒不停的向上挺,向上挺,伴随着夫人那令人上瘾一样,想要「射出来」的呼唤!一下又一下!
  「可是,它射不出来呢!」

  夫人嘲笑的看着对方,做了一个遗憾而又委屈的表情。感觉像是个小姑娘。
  这样残酷的事实在曲阜的心底荡漾着异样的快感,配合着夫人这样挑逗的表情和声音,让曲阜的鸡巴变得更加狰狞了,从心而外满满的压迫感,逼迫着他把夫人的鞋尖往喉咙里吞的更深了!

  「可怜的小鸡巴,可怜的孩子,你知道么?一看见你露出这样一副欲罢不能,想射又射不出来的下贱表情,我的逼里总是会突然就热起来,我多么想让你的小鸡巴进来满足我,但是,我不能,我不能让你射精,是的,你不能射精了,进来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我不能保证你进来后,不会破坏这种感觉,这种美妙的感觉,逼里汩汩冒着淫水,随便碰下乳头就会高潮的敏感,让我上瘾了,是的,你不能射精的痛苦样子,让我无比幸福和满足,这可能远比你那丑陋不堪的小弟弟在我身体里面瞎逛有趣的多!」

  夫人扒下了已经湿透的蕾丝内裤,桃源深处那个让人神往的泉眼尽在眼前,曲阜胯下的鸡巴无能的点了一下头,龟头里挤出的那一滴淫液,注定是无奈的苦涩。

  「来,把你的鼻子凑近点~」

  曲阜顺从的把鼻子贴了过去。

  「鼻尖顶到阴蒂上面去!」

  夫人的声音总是琢磨不定,一时的娇嗔,一时的严厉,让人应接不暇。
  「哦~舒服死我了~对~用鼻子蹭~」

  夫人一手抓着曲阜的头发,一手掐着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让我感受到你的鼻息,噢~宝贝~我爱死这种感觉了,你知道么,我从来没曾想过,一个男人的鼻息可以这样美妙,是的,一个不能射精的废物又靠什么来取悦女人呢?贱货,你说说看,啊~噢~不行了~要死了~,你这个羞死人的贱货!」

  想看《禁·欲》系列后续文章请下载Confide软件,并搜索[email protected]
l。Com,添加萌尾狐为好友,获取更多后续精彩剧情

  曲阜埋头在夫人的胯下,苦苦的耕耘着,夫人的每一声浪叫,对他都像是一支兴奋剂,让他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主人逼里的味道,喜欢么?」

  夫人双腿不自觉的搭在曲阜的肩膀上,两条柔媚的黑丝腿不自觉的摩挲着他的脸颊,曲阜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喜欢就把舌头伸进来吧,好好尝尝主人身体里的味道,主人的肉穴现在好空虚,需要一根肉棒,一根强壮的肉棒才能得到安慰,把你嘴里的肉棒送进来吧,带着你嘴里的精液一起,我想尝尝这种感觉,宝贝,用你嘴里的鸡巴满足我,快,快来,操我!」

  曲阜胯下的阴茎已经快被折断了!跳动的心脏让他感觉浑身的血脉都奔涌起来,嘴里每一口呼吸打到那个欲望的穴口,仿佛都能带出这其中饱满的汁液来。
  曲阜探出了舌头,哦,不!是阴茎,一根灵活可以旋转的阴茎,迎着那股泉眼的召唤,伸进去了,虽然一个月前它仍被叫做舌头!

  房间淫靡的声音达到顶点,夫人满足的呻吟声,能叫稣任何一个男人的骨头。
  就在这一切高潮终点的前一步,电话的声音阻断了这一切,心烦的铃声,让夫人有些失落,她拿起沙发前面,摆放在茶几上的听筒。对面的声音显得轻柔而又彬彬有礼。

  「您好,请问是曲阜同学的家么?」

  「哦~是的,请问您是?」

  夫人坐正了身体,但是两条腿还是叉开的,她用眼睛挑了一眼胯下的曲阜,示意他继续舔,不要停。

  「您好,我是曲阜的英语老师,我姓陆!」

  「啊~陆老师您好~您好,我是孩子的妈妈,我姓舞~」

  「舞女士,是这样,最近我发现曲阜的英语成绩直线下滑,上课也无精打采的,您看能不能约个时间,一起见面谈一谈。」

  「好~好哇~您看什么时间合适呢?」

  舞夫人,沉溺于胯下的愉悦,对面的谈话,她勉强还能应付的来。

  「怎么了?舞女士,身体不舒服么?」

  「哪有,刚刚被家里养的狗蹭了一下,没事!」

  舞夫人向下看了一眼埋在胯下的曲阜,并把话筒放到了他的唇边。

  曲阜舔舐喰吸阴蒂的声音直接通过听筒传到了对面陆老师的耳朵里。

  「不好意思,陆老师让你笑话了,这家里的小狗总是粘着我,在我脚底下,舔来舔去的,刚您说的话没听清,您能再重复说一遍么?」

  「噢~没关系,要不明天周一放学的时候,您来一趟学校,可以么?」
  舞夫人拼命捂住了话筒的对讲孔,就在刚才,胯下那根柔软的肉棒刚刚给她带来一场高潮,胯下收缩的穴口,喷出的淫液直接呛到了曲阜的嘴里,害得他连续咳嗽了好几声。

  「好的,好的,陆~陆老师,我们明天见吧~」

  舞夫人迫不及待的挂断了电话,终于可以肆不忌惮的大口喘气了。她瘫软在沙发上,用拇指和食指掐着自己的太阳穴,刚刚高潮带来的冲击像潮水一样褪去。
  良久……

  舞夫人叫曲阜从柜子里拿来被上锁的密码匣子,背着曲阜,舞夫人输出密码并打开了匣子。她抽出了里面的一根项链,项链的吊坠是一枚钥匙的图案,曲阜一眼便认出那是他的钥匙,唯一能解开他幸福大门的钥匙。

  舞夫人将钥匙给到曲阜的手里,眼睛里闪着温柔的光。

  「曲阜,谢谢你,谢谢你刚才给我带来这样一番美妙的高潮,我很抱歉,刚刚你下面的阴茎一直没能参与进去,它被锁在里面,除了承受无尽的痛苦,什么都干不了。不过,你嘴里的那根鸡巴却干的漂亮,它刚刚表现的足够惊艳,我真的很喜欢它,我能感觉到你也很满足,过去一个月,你被禁止射精,这很难过,可是这让你更加痴迷于我不是么?你喜欢承受我给你的这些痛苦,你不能否认,你的鸡巴也不能否认,曲阜,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嘴里的鸡巴,我想让它渐渐变得灵活,我想让它日夜填充我空虚的下体,我想让你看到我的下体,就不自觉的口水充盈!是的,我想要再锁上你三个月,我爱死你那副禁欲难忍的表情了!但是我不能剥夺你选择的权利,你也有拒绝的立场,现在,我把钥匙交到你手里,你来选择吧,是把它戴到我的脖子上,还是用它来给你解脱?」

  舞夫人转过身子,把一身窈窕的背影交给了曲阜。曲阜下面的肉棒一直还坚挺着,脚下的步伐显得凌乱而不知所踪,无数个日夜,那刻骨铭心的禁锢曾让他不得安生,可是当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他仿佛又习惯了这禁欲的痛感,随着时间的累积,痛感好像深入他内心的瘾一样让他深陷其中。

  终于曲阜还是来到了舞夫人的身后,这个妖媚的夫人终究是有着异样的魔力,能让男人心甘情愿地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曲阜颤颤巍巍的把项链绕过了舞夫人的玉颈,也许他还不知道,当螺纹锁紧的一霎那,在这条欲望的路上,他将再也无法回头了!

  舞夫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透着淫邪的自信,她抚摸着胸前的钥匙,俯瞰着跪在身下的曲阜。

  「好看么?贱货?!」

  「明天,我戴着它去见陆老师怎样?」

  曲阜仰着头,看着眼前的美人,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毕竟曲阜胯下被锁的秘密对于陆老师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不可言说的羞辱了,所以也只有舞夫人胸前的那枚钥匙,才能真正开启一段脸红心跳的新篇章……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