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沦落的人生】
【沦落的人生】

黄色网站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9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家是世世代代的大地主。虽然在乡下,但是拥有大片肥沃的土地。我的父母祖父母都是善良的人,在这里受人爱戴,我们过着平静而富足的生活。

  我在我父亲45岁母亲35岁的时候出生,由于高龄生育,父母对我倾尽全力地培养。为了报答父母,我一直刻苦学习,今年更是考取了省重点高中。
  「妈妈,我走了,请多保重。」

  「好的,小义,记得按时吃饭,学习之余注意身体。」

  「好了好了,您回去吧,这种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我认为这样的幸福会一直延续。

  在学校的学习很顺利,我因为努力,基础也好,学业不是问题,唯一遗憾的是我的身高一直发育缓慢,现在只有1米53。

  每天学习之余我会偷偷看着美丽的莎莎发呆。

  「小义,在看莎莎吗?」同桌小付凑过来问我。

  「没……哪有?」

  「小义,你喜欢莎莎吧。莎莎面容姣好,身材匀称,学习成绩和你不相上下,如果是你妈妈来选择儿媳妇,一定会选择她吧。怎么样,说中了吧?」

  「哎呀小付,你在说什么呀?现在重要的是学习,恋爱之类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喜欢谁放在心里就好了。」

  「哎,最近大家都在关注你,你是大地主唯一的接班人,你的恋人是谁一直是热点话题。不过最近有奇怪的传闻,你父亲最近和一个奇怪的女人频繁接触,看起来关系很不正常。」

  「不用担心,以我父亲的习性,那种低级的女人怎么可能去交往,一定是误会了。」

  「真的吗?但愿如此吧。」

  突然教室外一阵喧哗,莎莎急速冲进来对我说:「小义,出事了,你母亲突然车祸,现在在医院。」

  「什么?!」

  妈妈,妈妈,你不能有事,我一边心里说道,一边赶到医院。

  「爸爸,妈妈呢?妈妈呢?」

  「小义,抱歉,爸爸没有照顾好妈妈,抱歉,抱歉……」爸爸说着就晕倒过去了。

  从那天开始我家沉浸在悲伤中。父亲去外地散心,而我留在家里和保姆梅姨在一起为母亲守孝。

  这天外面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应该是父亲回来了,我和梅姨出门去迎接,看着父亲慢慢从副驾驶座出来,我和梅姨哽咽了,父亲这个样子像是老了10岁,我颤抖着上前扶住了父亲。这个时候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女声:「呵呵呵呵,你们在哭什么呢?让我等太久了吧,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哭来哭去真讨厌。」说着下车来对父亲的脸吐出一个烟圈,继续说道:「这个就是你儿子?」

  「是的,是我的儿子小义。」

  「呵呵呵呵,父亲和儿子一样是矮个子啊,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原来矮个子也会遗传的,呵呵呵呵。」

  「喂,你是什么人?对人这么不礼貌,说不清楚我会把你撵出去。」梅姨发怒了。

  「我,什么人?哈哈哈哈,你,回答吧,呵呵呵呵」这女人一边指着父亲一边说着。

  「是啊?这个奇怪的女人到底是谁呀?为什么这么无礼?」我也很生气。
  「这是来自日本的……亚希子,她……是你未来的……继母,以后……希望大家……能够和睦相处。」父亲过来好半天才犹犹豫豫地说出来。

  「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吗?妈妈才过世一个月,你就……」看到父亲的苍老,我忍心说下去。我开始仔细大量这个女人,年龄大约25岁左右,金黄色头发,眼睛很大,水汪汪似乎深不见底。衣着性感暴露,脚上穿着一双10厘米的高跟鞋,身高似乎达到1米75,全身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香水味。真是和妈妈一点也不像,父亲为什么会看上这种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虽然是这样,我们还是回家安顿了下来。

  第二天,我回到学校,果然同学们都在议论我父亲和那女人的事情。

  「昨天你爸爸是不是带着一个美人回家了?」同桌小付问我。

  「什么美人?是个恶心的女人。」

  「如果你爸爸和她结婚,那你家的财产不是要被分割了?」

  「没关系,我妈妈死的时候我们就找了律师过来,我爸爸能不能再婚由我决定。」

  「哦,原来如此,这样大家就放心了。」

  今天的课根本无心上,我脑子里面都是亚希子的笑声,我对这种声音深恶痛绝。

  晚上回到家,我看见爸爸和梅姨竟然坐在角落的地上,而亚希子则坐在正堂慢慢品着香槟酒。

  「爸爸,你们为什么这个样子?」

  「小义,你回来了。」爸爸无力笑着,却不回答我的问题。

  「啊,小义回来了,来看看我的杰作。你们家太土了,那些破烂家具和装饰品我都扔掉了,你看这些新家具怎么样?哈哈哈哈」亚希子说着向我慢慢走过来,她胸罩上的水珠闪闪发光,看得我脸红,转眼看她脚下,她的脚好长好美,套在一双精致的高跟鞋中,那高跟鞋光彩夺目,是镶的钻石吗?她的脚上真是美呆了,我竟然忘记了说话。

  亚希子靠近我摸摸我的头挑逗地说:「你的个子刚好到我的胸前呢。」
  我又看了一眼她的胸,不由得心跳加速,身体变得奇怪,脸变得通红。
  「呵呵呵呵,竟然脸红了。哈哈哈哈!」

  被她嘲笑,我突然回复清醒:「你怎么能把我妈妈的遗物都扔掉了,你知不知道那对于我是多么珍贵的东西,你简直太可恶!」

  「哟,这孩子还挺有脾气的。不就是一些破烂玩意儿吗?」说着亚希子坐到了椅子上,慢慢地翘起二郎腿。

  我又在这个脚部运动中看迷住了,说不出话来了。

  「喂,好看吗?」

  「好……好看!」我禁不住说出来。

  「哈哈哈哈,你真是个可爱的男孩子,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亚希子,以后会让你看更多好看的,呵呵呵呵。」说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消失在我眼前。
  从此,我的人生开始沦落。

  父亲不断被亚希子折磨,但是却一点也不反抗,后来就卧床不起了。

  梅姨成了亚希子的专用保姆。

  而我从那次以后再也无法对亚希子的行为提任何意见。因为我只是经过亚希子身边就感觉浑身发热,再听她的哄笑声我的下体就一跳一跳的,我开始怀疑我的身体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天浴室里传出亚希子的声音:「哎呀,糟糕,我忘记拿内裤了,谁在?帮我拿下内裤。」

  梅姨出去了,我不想理她。

  但是她持续叫我:「小义,我知道你在,帮我从衣柜里面拿下内裤,谢谢你哦。」

  「好吧。」我隐约看到浴室里她的身影,下体又开始跳了起来。

  我打开亚希子的衣柜,只看到一条红色丁字裤,异常的性感,我怕我下体忍受不住赶紧拿了给亚希子送去。

  亚希子不慌不忙接过丁字裤说:「啊,真乖,真是个好孩子,好孩子必须要给奖赏的,来,过来一点,恩,给,这就是奖赏。哈哈哈哈!」她把脱下来的内裤顺手一挥套在了我的头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哈哈哈哈,还挺合适你的,哈哈哈哈,小义,怎么样,刚刚脱下的内裤,味道很好哦,呵呵呵呵。」

  我感觉到我的下体要爆炸了,受不了了,我赶紧返回自己的房间。

  慢慢摘下内裤,我平静下来。但是想着那是亚希子的内裤,想着刚才那股味道又不禁心驰神往。我不禁拿起亚希子的内裤使劲地闻着,越闻我越兴奋,下体一柱擎天。这时耳边竟然传来亚希子的声音:「哈哈哈,我的内裤好味吧。」我回头一看,亚希子根本不在,浴室的水声响着,我的房门也上锁了,亚希子不可能过来。这太可怕了,这个声音是我耳鸣吗?有这么清晰的耳鸣声吗?

  「哈哈哈哈,小义,怎么样,刚刚脱下的内裤,味道很好哦,呵呵呵呵。」
  耳鸣继续着,我被完全唤起了,不管那么多了,我要发泄了。亚希子内裤的味道和持续耳鸣的亚希子的声音让我无法自制,我一边喊着「亚希子,亚希子……」一边颤抖着,一会儿功夫就结束了。

  事后回想起来,我深感罪恶,我居然用一条女人的内裤做了恶心的事情,而且这条内裤的主人是我的敌人。想到于此我羞愧难当。开始我很怨恨父亲,竟然把亚希子带到家里来,现在我更怨恨自己怎么抵制不住亚希子的诱惑。

  回头我想把亚希子的内裤扔掉,可是当我把内裤拿在手里的时候,竟然浑身发热,刚刚发泄过的下体竟然又蠢蠢欲动,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刚才还想扔了它,可是现在看着它我竟然无法正常思考,我无意识地把亚希子的内裤穿了起来,感觉非常舒服,丝绸的布料摩擦着我的下体,我感觉很兴奋很幸福。从此我开始每天穿着亚希子的内裤。

  某日,午饭后,我在客厅休息,亚希子穿着粉色短裙、肉色丝袜、闪闪发亮的高跟鞋从楼上的房间缓慢优雅地往下走。我不禁抬头注视着。

  「小傻逼,看什么看,你和你爸爸一样的猥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你干嘛随便侮辱人,一点教养都没有!」我毫不客气地回敬。

  亚希子走下来坐在沙发上说:「哈哈,你刚才难道不是在偷窥我吗?这难道是有教养的表现?」

  接着亚希子翘起二郎腿,又缓慢地换脚,我在那样的动作中看迷了,完全说不出话来。

  「喂,你是在偷窥我的内裤吧,是吧?」

  我像个呆子一样盯着她的换脚翘腿的动作,深邃的黑暗中一抹白影让我沉醉。我说不出话,只是沉默地看着她的腿。

  「我的内裤好看吗?那么过来看清楚吧。」亚希子又继续换腿挑逗着我,并点起一根烟。

  「好看,好看。」我呆呆地靠近亚希子。

  「呵呵呵呵,在靠近点,可以看得更清楚哦。」

  我继续像个呆子一样靠近亚希子。

  突然亚希子把烟对准我的脸扎了下去。

  「啊!!好痛!!你干什么??」我痛苦地对着她吼了起来。

  「哈哈哈哈,没什么啦,就是看着你的样子觉得好恶心,你那傻逼的妈妈只能生出你这样的笨蛋儿子,真是可悲啊。哈哈哈哈!」

  「不许说我妈妈坏话!否则我会不客气的。」妈妈是我最爱最尊敬的人,我不容许别人说她丝毫坏话。

  「哈哈哈哈,你妈妈真的是个傻逼,深爱一个白痴丈夫,又生了一个笨蛋儿子,现在她的丈夫和儿子都为我这个坏女人神魂颠倒,你在下面的妈妈看到这一切该有多伤心啊?哈哈哈哈!」

  「别自以为是,我才没有对你神魂颠倒!」

  「笨蛋,不要嘴硬了,你看看你自己的下体,好好检查一下再来跟我说,哈哈哈哈!」说着亚希子一口唾沫吐到我的眼睛上,我赶忙捂眼擦拭。紧接着,亚希子飞速拉下我的裤子。我的穿着女性内裤的下体暴露出来。

  「哈哈哈哈,看看你这个变态。这么矮的个子,这么变态的行为,你现在用什么话来替你妈妈辩解?你妈妈是不是傻逼,你爸爸是不是白痴,你又是不是一个变态的笨蛋垃圾?」说着亚希子抓起我的头发,又向我的脸上吐了几口唾沫。
  我感觉到过分的悲惨和屈辱,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跌坐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任凭眼泪和亚希子的口水在我脸上流淌。

  亚希子持续地嘲笑我:「哈哈哈哈,悲惨的孩子,哈哈哈哈,你是个悲惨的变态小孩,你活该在我的脚下受辱!」

  过来好一会,我总算收拾了心情,看着亚希子,准备站起来挽回尊严。
  突然我的眼前出现一只高跟鞋底,我的头被高跟狠狠地踢了一脚,躺倒在地面上。

  「哈哈哈哈,这个笨蛋垃圾,还想站起来跟我说话?」亚希子一边说着一边走近我,用高跟鞋用力踩在我的脸上。

  「你,是个变态垃圾,你知道吗?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浪费粮食而已,你妈妈是垃圾,你爸爸也是垃圾,生下你这个变态垃圾贱种,在我面前你有什么资格站起来?就凭你这一米五的个子?」亚希子一边羞辱我一边继续用力踩我的鼻梁,随着骨头的咔咔声,我感觉我的鼻梁快要断了。但是我却没有力气反抗,我很想跳起来打她一顿,但是却浑身提不起力气。尤其是听到她的嘲笑声的时候,非但全身无力,下体竟然还跳了起来。

  「哈哈哈哈,怎样?被我这样踩什么感觉?哈哈哈哈,或者说你喜欢被我踩?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求您,饶了我,饶了我,求您了。」越听她的笑声我越是无力,我被踩得实在受不了了,开始求饶。

  「呵呵,可以呀,先舔我的鞋子再说。」亚希子说着把鞋子塞进我的口中。
  我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恩?说什么呢?听不见啊。」亚希子蹂躏着我的嘴巴,把鞋跟深深插入我的口中。

  「喂,我的鞋跟好吃吗?是什么味道?哈哈哈」

  玩弄了我半个小时,亚希子终于松开了脚。

  我在地板下喘着粗气,眼泪和口水不停地流下来。

  亚希子继续用言辞嘲弄我:「这只肮脏的猪,被女人随心所欲地蹂躏是你的愿望吧,哈哈哈哈。」

  没等我回话,亚希子一脚踹向我的后脑勺,我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梅姨抱着我:「小义,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看着梅姨忧虑的表情,刚才的事情我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我怎么了?我好像被人打晕了?」我迷糊着说。

  梅姨轻轻放下我,站起来充满敌意地对亚希子说:「就是你这个坏女人干得好事吧!竟敢伤害小义,我跟你没完!」

  「哈哈哈,你说我伤害他?你知不知道他是自愿被我伤害的,因为他是个变态,越被我虐待他就越高兴。喂,变态,你说是不是这样?」亚希子不慌不忙地应付着。

  「你说谁是变态?小义是一个非常棒的男孩子,和他妈妈一样,受人尊敬和爱戴,今天的事情你不给个合理的解释,我会自作主张把你撵出去!」梅姨已经作势要动手了。

  我迷迷糊糊地看着两人的争吵,还没有弄清楚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突然亚希子靠近我拉我起来。硕大的胸脯堵住了我所有的视线。

  「诶,小义,看这里,怎么样,好看吗?哈哈哈哈。」

  「你做什么?怎么这么无耻?」梅姨大声吼起来。

  「你急什么?我让你看看好戏,让你看看你口中的受人尊敬和爱戴的男孩子究竟是什么样子。」说着亚希子继续晃动着胸脯引诱我:「来,小义,看着我的胸脯,脱下你的裤子,把你的女内裤展示给梅姨看看,然后自己撸。哈哈哈哈!」
  看着亚希子华丽的胸脯,听着她变得越来越美妙嘲笑声,我失神了,按照亚希子的命令开始撸。

  「哈哈哈哈,梅姨你看呐,哈哈哈哈,这样的东西到底哪一点受人尊敬呐?」
  「小义,你……你怎么……」梅姨用愕然的表情凝视着我,身体忍不住地发抖。

  「额,梅姨,小男孩非常棒的样子你不懂欣赏吗?来,小义,继续展示你的变态的身姿,哈哈哈!」亚希子一边说一边把胸脯压住我的头,我完全沉迷了,不顾一切地撸着。

  「哈哈哈哈,小义,怎么样,虽然很变态,但是感觉异常美妙吧?哈哈哈哈」梅姨看着我慢慢地开始放声大哭,然后晕了过去。

  「咦,小义,梅姨因为看到你这么优秀的姿态过于兴奋倒下了,哈哈哈哈,现在没有任何人妨碍我们,你可以尽情释放。哈哈哈哈!」

  「好,小义,现在停止撸,现在和我的鞋子做爱。哈哈哈哈」说着亚希子把她的高跟鞋脱了下来递给我,我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但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兴奋,我完全服从眼前这个性感女人的命令,听着她的笑声,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宛如天籁。

  几分钟后,我一阵颤抖,感觉灵魂都被抽了出来,这时亚希子又一脚踢在我的后脑勺上,我在幸福中晕了过去。亚希子把带着我体液的鞋子放在已经晕倒的梅姨的头上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两眼无神,全身浮肿,脑袋上几个大包,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叹了口气,我不住地问我自己,从小到大我一直这么优秀,我怎么沦落为一个变态,我重新考虑我遇到亚希子的点点滴滴,想到亚希子的哄笑声,我下体竟然又硬了。不能想她,我得离开这里去学校,以后就住在学校吧!

  离开了这个做了一晚上噩梦的家,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在学校我能够找回我的自我。

  「喂,小义,你怎么了,好像受伤了,没事吧?」莎莎遇见了我亲切地招呼我。我看着她,她关心我的样子好像妈妈一样。

  「没事,只是在家里干活的时候摔了一跤。」

  「小义,你打算考取哪个学校?我想和你一起,恩,一起努力。」

  莎莎这是暗示么?我突然兴奋了起来,原来莎莎也一直对我……

  突然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亚希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耳鸣吗?

  「哈哈哈哈」

  「小笨蛋哟」

  「哈哈哈哈」

  「垃圾变态」

  「哈哈哈哈」

  听着这种侮辱性的声音我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了,我开始大声呼喊:「亚希子女神!」

  「亚希子女神!啊!」

  我一边呼喊一边撸着自己。

  莎莎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对于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她惊呆了。

  「亚希子女神!」

  「亚希子女神!啊……啊……哦!」

  仅十多秒的时间,我释放了,体液飞入莎莎的眼睛里面。莎莎一边流泪一边逃离了现场。

  我清醒了过来,我不知道为什么离开家还能听到亚希子的声音,但是我意识到我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我的人生结束了,我是个垃圾,我是个畜生,我还上什么学,我应该去死。

  就这样我慌里晃荡地走向我家的楼顶,我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就在我准备往下跳的时候,屋顶的门打开了,亚希子走了过来。

  「哈哈,这个变态猪,你想死吗?」亚希子慢慢靠近我。

  「别过来,我已经下定决心用死赎罪。再过来我跳下去了!」我看到亚希子很恐慌,竭尽全力地阻止她靠近我。

  「哈哈哈哈,想死没那么容易的,哈哈哈哈,小义,来,来这边,哈哈哈哈」亚希子用她一贯的笑声嘲弄我。

  我的意识开始朦胧,我开始朝着亚希子走去。

  「真可怜,离开了我连命都保不住了,所有和我交往的人都变成这样,真让我感到为难呢,哈哈哈哈。」亚希子说着靠近我的耳边,在我耳边低语:「哈哈哈哈,知道吗?昨天晚上你父亲和梅姨一起被送进了医院,看起来都命不长久了。」
  「啊,为什么?怎么会这么突然?」听到这样的噩耗,我清醒了过来。
  「呵呵,都是因为你的不检点的行为对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刺激。」亚希子用诱惑的语调继续在我耳边低语:「对了,还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帮忙?什么事情?」我警惕起来。

  「看看这个,这个文件需要你签字确认哦。」说着亚希子拿出一个合同文件给我。

  我仔细看了文件,原来是关于父亲和亚希子的婚姻确认的文件。

  「非常好哟,你们全体去死,然后把财产留给我,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啊,你们可以去下面好好团聚。」

  我一边一拳打向亚希子一边怒吼道:「说的什么狗屁?你把我们当什么呢?」
  没想到亚希子毫不费力地抓住我的手说:「把你们当什么?哈哈哈哈,当然是当成猪啊,哼哼,你打哪里哟?是想打我的奶吗?真是个笨蛋孩子,哈哈哈哈!」然后亚希子一脚踢向我的肚子,我痛的蹲在了地上。合同文件被扔到一边。
  「恩,重要的文件掉了,快捡起来!」

  「可恶,不捡!」

  「是吗?哈哈哈哈」亚希子靠近我的耳边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快捡哦,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我意识又开始朦胧,服从亚希子的命令捡起了文件交给了亚希子。

  「笨蛋猪,一开始服从我的命令就不会吃苦头了。下面签字吧。哈哈哈哈!」亚希子把文件和笔交给了我。

  突然她又收了回去。

  「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想让你一边哭着一边求着我让你签名。哈哈哈哈!」

  「哼,打死我也不签名!」我负隅顽抗。

  「哈哈,你太自大了,只是让你签名太简单了,一点都不好玩,我要让你更加屈辱,悲哀,落入地狱!哈哈哈哈!」说着亚希子又靠近我耳边。

  「哈哈哈哈,快脱光所有衣服,哈哈哈哈,把内裤也脱了,呵呵呵呵。」
  我呆呆地服从亚希子的命令。

  「哈哈,应该明白了吧,你不由自主地对我的笑声做出反应,呵呵呵呵。」
  这么说起来,最初的时候听见亚希子的笑声是非常反感的,这样笑声让我觉得她非常粗俗傲慢无礼,可是随着每天听她的哄笑声,我的心情不知不觉随之变化,而且开始对她的笑声作出发情反应,听到她的笑声就兴奋、激动、浑身发热。正考虑着那样的事情的时候,突然亚希子重重打了我一个耳光。

  「哈哈哈哈,怎样,很舒服吧,哈哈哈哈,即使被打也很舒服对吗?哈哈哈哈」说着又一边笑一边打了我好多耳光。

  我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我的脑海里除了亚希子的笑声完全感受不到别的事情。

  亚希子抓起我的头发令我仰头看着她:「喂,是不是很舒服呀?呵呵呵呵,回答我!」

  「是的,好舒服啊,真是非常舒服,亚希子女神!」

  「哈哈哈哈,竟然叫我亚希子女神了,你可知道我这个亚希子女神是摧毁你人生,令你万劫不复的人呐?恩?这个笨蛋男孩,哈哈哈哈!」说着亚希子对我的脸吐了口唾沫。

  「啊,亚希子女神,啊啊,亚希子女神的口水真是美味。」我一边重复着「亚希子女神」一边忘我地舔吃着亚希子的口水。

  「哎,这么容易就沦陷了,哈哈哈哈,又一个猪男被我的魅力征服,轻易就拜倒在我的裙下。哈哈哈哈,这是我们家族秘传的洗脑术,怎么样,厉害吧?同时也很舒服吧?」

  亚希子继续诱惑我:「小义,想不想……要女神的内裤呀?呵呵呵呵。」说着亚希子脱下了内裤,提着内裤放在我头上挑逗着我:「怎样?女神的内裤哟,你是不是想它想疯了?」

  亚希子把内裤放在我鼻子前晃悠,那股熟悉的气味传来,我的奴性爆发了,我像狗一样追逐着闻着亚希子的内裤:「想要,我想要,求求亚希子女神给我。」
  「哈哈,想得美!哈哈哈哈。」说着亚希子把内裤高高举起。

  我像狗一样蹦跳着,但是仍然够不着内裤。

  「笨蛋!对女神这么无礼!」亚希子突然很冷地斥责我。

  我马上停止蹦跳,跪倒在她的裙下听候她发落。

  「蠢猪,不知道向女神请求吗?如果诚意地请求,可以考虑给你哦,呵呵呵。」
  我立刻磕头向她请求。

  「哈哈哈哈,真是不害臊了,这样就磕头了,呵呵呵,笨蛋,如果想要内裤就磕头重一点,更有诚意点!」说着亚希子又把内裤放到我的鼻尖处挑逗。我完全醉心于她的内裤。

  亚希子在我耳边细语:「想要谁的内裤哟?想要的话叫我妈妈。」

  「啊,妈妈,想要您的内裤,想要妈妈的内裤。」

  「哈哈,很好地屈服了,那么给你戴上妈妈的内裤哟,哈哈哈哈,妈妈的内裤真是很适合小义呢,呵呵呵呵。」

  「啊……啊……喔……好香~ 」我不顾一切地闻着亚希子的内裤。

  「哈哈哈,多么好的气味吧,很舒服吧,如果让我做你的妈妈,可以天天闻妈妈的内裤哦,呵呵呵呵。」

  「那么,小义,想和妈妈做爱么?呵呵。」亚希子媚惑着说道。

  「想,想,求妈妈和我做爱吧!」我已经被情欲控制,失去了自我。

  亚希子一脚把我踢倒,然后把我的头压在地上,然后把我的双脚高高举起压在我的肩膀上,将我的屁股翘起,然后用手开始撸我。

  「你想得美,呵呵呵,你这样的变态我是不会和你做爱的,不过我可以让你得到比做爱更爽的快乐。」亚希子一边调戏我一边撸。

  「小义,怎么样,舒服吧,希望我成为你的妈妈吗?」

  「啊,是的,希望您成为我的妈妈,亚希子妈妈。」

  「哈哈哈哈,说的很好,那么希望亚希子妈妈拿走你家全部的财产吗?呵呵。」
  「啊,好的,请亚希子妈妈拿走我家全部财产,那些本该属于亚希子妈妈的东西。」

  「嗯哼,真乖,你以前的妈妈和亚希子妈妈,哪个更好?你更爱哪一个?」
  「亚希子妈妈,亚希子妈妈是最好的,我爱亚希子妈妈,我爱亚希子妈妈!啊……舒服啊。」

  「那么为了表达你的诚意,就在这个合同文件上盖手印吧。」

  「好的,妈妈,请让我盖手印,我要您成为我的妈妈。」

  亚希子另一手拿出合同和印油交给我,我在这个尴尬的姿势下艰难地盖上了手印。

  「哈哈哈哈,父母儿子,还有那个保姆,都是一群蠢蛋,既然目的已经达成,那么就让这个蠢蛋儿子释放吧!哈哈哈哈」

  「啊……啊……哦……啊!」我尽情地在亚希子妈妈的手上释放了。体液糊了我一脸。

  妈妈擦拭了手后,坐到了椅子上,翘起了腿,然后点上一支烟说:「你不是说愿意让我拿走你家全部的财产吗?我要你跪下来求我。」

  我连忙跪在地上:「求求您,拿走我家全部的财产吧,求求您了,拜托您了!」
  亚希子一脚踩在我的头上,用鞋跟碾压着我说:「蠢猪,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更有诚意点。」

  我慌忙给亚希子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求求亚希子妈妈,拿走我家全部的财产,求求亚希子妈妈,拿走我家全部的财产。」直到磕得我头破血流,亚希子才缓缓地说道:「既然这样恳求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吧!」

  我因为过分的兴奋而泪流满面:「谢谢,谢谢亚希子妈妈,谢谢!」

  「那么再好好看看你刚才签字的合同吧,哈哈哈哈!」亚希子把合同扔给我。
  我仔细看着合同,原来这并不是刚才那个和亚希子和我父亲再婚的合同,而是我和父亲把所有家产送给亚希子的合同,我和我的父亲都已经按了手印了。
  「妈妈,这……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谁是你妈妈?我是亚希子女神,呵呵呵呵,看起来你和你爸爸的反应很相似嘛,哈哈哈哈!」

  「什么?」

  看着我错愕的神情,亚希子一边优雅地抽着烟一边说着:「你们也不想想看,我这么年轻漂亮,怎么可能和那个糟老头子结婚呢?」

  「原来是这样。」听到亚希子女神不会成为我妈妈的事实,我完全泄气了,全身无力,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任凭脸上已经干涸的液体发出腥臭的味道。
  亚希子收好合同,看起来是要走了,我决定最后一搏,我抱住亚希子的脚,一边吻她的高跟鞋一边说:「亚希子女神,求求您不要离开我,做我的妈妈吧,我以后再也不变态了,我会是个好孩子,拜托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
  「哈哈哈哈,就你这个样子,头破血流的,脸上散发着腥臭的味道,十足一个变态,像你这样的垃圾早该扔掉了,哈哈哈哈。」说完亚希子狠狠地踢了我一脚,我晕了过去。

  从此之后我完全失忆了。

                 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