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忍挑战书~~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中篇)(03) 作者:wssbgundam
【女忍挑战书~~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中篇)(03) 作者:wssbgundam

黄色网站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316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但对于我来说,疼痛反而像是一盆凉水般,瞬间把我拉回了战场。

  可恶……要赶快重整态势才行!我扭过身,想要用受身尽量减轻一点伤害。樱的声音却忽然从耳畔传来。

  「抓到你了。」

  樱的双臂从我的脸颊两侧突然伸出来,像出击的蟒蛇般缠住我的脖子,然后拉着我一起翻倒在地,双腿随即缠了上来。

  「糟了!寝技吗!?」

  我下意识地挣扎,企图靠力量的优势摆脱钳制。但樱的动作就像猎捕动物的蛇一般,缠绵而狡猾,还莫名地带着爱抚般的温柔,她的寝技和我以前所遇到的都不相同,像是迷宫一般找不到出口,不管我如何挣扎,力道都会被她巧妙地化去,还仿佛牵引着我的身体和动作,让我在她的陷阱里越陷越深。挣扎了一会儿,力气慢慢消耗殆尽,我的手臂和腿弯折着叠在一起,像线团一般被樱环过来的腿紧紧缠住。

  「怎么了?已经没力气了吗?」樱轻声问道,但毕竟刚才受到那样的重击,她的气息也还带着一丝疲惫。

  我的脖子被樱的双臂锁住,连呼吸都变得很困难,更别说和她互呛了,但我还是拼着一口气摇了摇头。

  樱见状没有加紧紧固,反倒松了松手臂上的劲道。新鲜的空气立马涌进肺里。
  「刚才真是危险呢,差一点就被信羽君绝杀了。」

  「你这家伙,是特地给我留口气陪你聊天吗?」我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恶狠狠地回道。

  「管年长的姐姐叫」家伙「?如果信羽君是我亲弟弟我肯定打屁股到你认错为止。」樱说着勒紧了手臂,又一次把我扔回窒息的地狱。持续了不到十秒,便像刚才那样让我喘了口气。

  「怎么了?不用你刚才的招式脱困吗,贴身距离的话,一击就能取胜吧?」樱的话语里带着一点戏谑的调侃。

  混蛋!这女人的感觉是有多敏锐?

  「果然呢,刚刚发出那么强烈的斗气,现在还没有回复吧。而且运用气息的话,如果呼吸被限制……」我感到脖子上的压力又大了几分「所谓无敌的斗气,弱点意外的多呢。」

  「那你又是想怎样?想赢的话就下手,别磨磨唧唧的。」

  「所以说信羽君是处男啊,完全不懂女孩子的温柔呢!」樱在我耳旁咯咯地笑起来,「姐姐只是想再和你多玩一会儿。」

  「你当我傻吗?就靠这三脚猫的寝技,我还不会……呜……!」我尝试着把左手抽出来,却被樱的腿巧妙地压了回去。

  「别这么生气嘛,我所说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陪我玩一个游戏,信羽君赢的话就放你出去。」樱挑弄似的说道,「当然,你完全没有拒绝的权利,除非现在就认输。」

  我没理会她,而是猛地挺起腰想改变体势,但樱双腿用力一盘,把我拉了回来。

  「你也意识到了吧,姐姐的这一招不是那么好挣脱的。」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忍法【半樱锁】——三十六种关节技和三十六种绞技组合而成的寝技迷宫,不管你怎么挣扎,我都可以变换不同的体势压制你,直到你的力气耗尽,彻底成为我的饵食。」

  「根据你挣脱的方法,所有的体势都有几个不同通路通到其他的【锁】,而在这其中呢,有那么几个存在着可以彻底挣脱的活路,也有几个绝对没有任何解法的死路,」樱玩笑似得说着,「我的规则很简单,信羽君能找到活路,就算你赢了。但如果是死路的话……嘻嘻……」

  抵达死路的瞬间,就意味着败北。完全着了她的道了。

  「哼……等着……这种烂招……马上挣脱给你看……」我感觉好像在听一个笑话,世界上居然还存在这么诡异而且低效的可怕的寝技,更可笑的我居然被困在其中脱身乏术。

  「你一定觉得这招很不合理吧?毕竟这是在我小时候和男孩子打闹的时候无意中发明的,也就是说,是我唯一的原创忍法哦」樱的语气像靠自己系上鞋带的小孩子,骄傲而自信,「所以,要是信羽君败在这招下的话,我也会很高兴的。」
  我不禁同情起那个素未谋面的沙袋男孩,但是眼下,还是要赶快考虑脱身之法才行。

  「最后再提醒你一个【半樱锁】有意思的地方,」樱轻笑着把嘴唇贴近我的耳畔,呼出一团温热的气息「如果你对姐姐的身体产生了色色的想法,那么最后一定会走到死路里哦。」

  不说还好,这一下我猛然意识到现在身处的状况——樱的身体紧紧贴住我,丰满的胸部大胆地挤压着我的后背,纤细光滑的手臂锁着我的脖颈,修长的双腿毫不客气的盘住我的腰身,时不时剐蹭在我双腿之间。刚才被夹在樱双腿间时感受到的奇妙的悸动又一次苏醒过来。

  「好了,差不多也休息够了吧,那就开始喽!」好像突然发动的捕鼠夹一样,樱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收紧的手臂和双腿好像要把我的脖子和腰压碎一般。
  「呜……」窒息感席卷而来,我努力张开嘴却吸不进一丝空气,缺氧下的每一秒都被无限的拉长,成为痛苦的折磨。

  「才第一道【锁】就不行了吗?不会这么让我失望吧?」对樱的挑衅,此刻我完全没有了回击的余力。身体因为痛苦奋力挣扎着,却丝毫无法松动樱的钳制。
  不到十几秒的时间,樱松了松劲,给了我喘息的机会。

  「放心吧,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你晕过去的,力道的拿捏上我有十二分的自信。只要信羽君不放弃,坚持个十分钟应该不是问题。」

  「别太得意……」话没说完,樱的手臂又卷了过来。这次时间比上次还长,樱松劲时我的身体仿佛都脱力了。

  「怎么了?意外的老实呢,这么消极可是逃不出去的!」

  一次又一次,紧固又放松,樱的双臂缓慢而确实的消耗着我的精神和体力,但在一波波窒息攻势中,我也感觉找到了破解的方法——关键就在于找到樱动作的缝隙。

  在樱第五放松紧固的瞬间,我猛地用腰翘起樱的腿,左手顺势抽了出来,插进樱左臂和我脖子的一道狭小缝隙里,用杠杆之力撬开了樱的封锁。

  「好的,挣脱了……!」我马上准备挺起身体,脸上却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截住我的退路。

  是樱的……腋下。我的头被樱紧紧固定在她的右臂和胸部之间,她的腋下严丝合缝的封住我的口鼻。樱的双腿而随之而动,一边压住我的腰,一边发髻般插进我的股间别住我的腿。

  「呜……呜……!」没办法呼吸!樱明明好像没有用力,但她光滑柔软的腋窝不留一丝缝隙的死死贴合着我的口鼻。

  「失策了,没想到会移到这个【锁】上呢,刚才战斗中出了些汗,信羽君你不会介意吧?」樱说着,反而把腋下夹得更紧了。

  完全混乱的状况,我竭尽全力扭动头部想获得一丝空气,包裹脸颊的柔腻的湿热中,樱淡淡的体香夹杂着汗水的味道填满我的鼻子。

  「啊……!不要喘气啊,好痒!」樱发出一声娇喘,「真是的!信羽君你是故意的吗?」

  樱的右肩猛地向下发力,我的脖子和腰好像要被折断般发出咯咯地响声,我全力挣扎,但被压在腋窝里的口鼻得不到一丝空气,渐渐使不上力。

  「这么快就逃出了第一道【锁】,不愧是我看上的男孩呢。」等我静下来,樱把力道放松了些,让我呼吸着她腋下潮湿甜腻的空气,「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作为奖励,姐姐的味道可以随便你吸哦~ 」

  窒息地狱又一次降临,樱的味道让我的脑子晕晕乎乎,根本无心思考对策。
  「要被姐姐的腋下击沉了吗?真是没出息呢。」樱扭过头俯视着我,她稍微抬起右肩,腋窝离开我的嘴,抬到了贴住鼻尖的高度,「虽然就这样放弃挣扎也是个幸福的选择,但是被夹在女孩子的腋下失神,以后传出去不大好听吧?」
  这……这家伙,绝对是乐在其中。但是该怎么办,这一次我真的毫无头绪,并不是思考不出答案,而是樱的体香让我一头乱麻,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力。
  几次腋下窒息之后,樱的腋下被她和我的汗水浸得更加潮湿闷热,我的大脑近乎当机,只剩鼻腔里那甜腻的味道。

  「还是太高估你了呢。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好了,逃不出去的话就这样乖乖睡过去吧。」樱渐渐加大力道,甜美的牢笼开始一点点收缩。

  会输……会输……就这样被樱夹在腋下失神……?

  不可以,太屈辱了……我只想到一个办法可以一搏,身为格斗家的尊严本不允许我用这么下作的办法,那样挣脱出来也是一种耻辱,但是现在不下决心的话……我实在不想去想象自己在樱的腋下抽搐着失神的样子。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