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妹之足下】(完)【作者:benghuai】
【妹之足下】(完)【作者:benghuai】

黄色网站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168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和妹妹住在郊外的一座别墅里,父母常年在外国,很少回家。

  我与妹妹是基因改造者,别误会,没有什么特能力,只是我与妹妹有异与常人的地方。

  我改造的是大脑,能提供比别人多8% 的脑活跃,这表明我的记忆和理解能力能超越爱因施坦一倍有余而妹妹改造的是体能意味着她可以完美的参加十次铁人三项。

  妹妹长得很清秀,很漂亮也非常的可爱,喜欢腻着我。

  因为从小到大几乎都是我在照顾她,父母很少有照顾我们。

  妹妹和我读的是同一个年级和同一个班级,妹妹很小就和我一起入学,由我照顾她所以她老是喜欢腻着我。

  由于我智力超群,在学习方面总是不停的指导着我的妹妹,但她和我一样都是心高气盛的人长期的压迫下,终于有一天她对我说道:「哥哥,我总有一天,要让你跪在我脚下。」

  对此我不屑一顾,还嘲笑她说:「就凭你这凡人的智慧?」妹妹生气的跑了出去,我没有管她笑话,论武力十个我也不是她的对手,只是在希望她早点回来于是我洗完澡睡觉去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下体好舒服,好像有一个很有弹性的肉饼在不停的碾压着我的鸡巴杆子,又时不时的有肉球按摩着我的龟肉由于我异于常人的触感让我格外的舒服,不一会就射精了在射精时好像被肉饼重重的压了一下,

  还似乎听到了有声音在说:「哼居然被我踩射了,以后你会慢慢堕落下来的。」
  第二天醒来,我完全记不到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鸡巴前所未有的舒服虽然有些疑惑,但我还是起身来穿衣服,因为我们兄妹都不习惯被别人照顾所以偌大个别墅只有我们俩个人,当然偶尔也有同学来住下。

  我正拿起衣服穿,忽然闻到衣服上传来一股令人舒服的臭味,仔细一看衣服上居然还放着一双粉红色hellokitty的三十五码小袜子,那股令人沉醉的臭味真是从这上面传来的。

  我拿了一来,一股酸酸的臭气从棉袜中涌了出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天啊,我的眼睛一花,阴茎瞬间膨胀到了极点,亢奋地抖动着那气味差点把我熏地直接飚了出来!几乎控制得我真想把这双可爱的臭袜含在嘴里好好的吸允里面的臭汗。
  我刚脱下裤子,手揉着鸡巴突然想到,家里只有俩个人,那么,一瞬间我反应了过来我竟然在意淫我妹妹的脚!这对我这种传统观念严重的人来说是不可原谅的。

  我以莫大的毅力放下了妹妹那双可爱的粉红臭棉袜,看着那双袜子上面淡黄的痕迹对应着妹妹可爱的脚趾,闻这棉袜上传来的一阵阵浓烈的气味我几乎已陶醉了。

  「好想要,使劲的闻,吸干妹妹的味道,好香,那黄黄的是妹妹的脚汗吧好想要舔啊,妹妹的脚趾,能不能给我舔一下啊。」

  「不行不行,我是她哥哥,我怎么能这么堕落,我不能这么做她是我的妹妹,不行的。」

  「就舔一下,很美味的,再用这双袜子狠狠的蹂腻我的鸡巴,用袜子把鸡巴包裹住吧啊,好想用鸡巴头狠狠的戳弄妹妹的臭脚汗啊,用精液给妹妹洗脚吧我的鸡巴就只适合在妹妹的脚下哭泣啊。」

  越闻着妹妹的脚香,我越来越不能放下这双可爱的棉袜了,天人交战之后我的理智彻底的输给了我的欲望。

  我半坐在地上,缓缓的打开了妹妹的袜子,将其中一只慢慢的靠近了我的鸡巴。

  「好想要,妹妹的汗,妹妹的气味,妹妹的温度,我的鸡巴好渴望妹妹的爱抚。」

  「不行,她是我妹妹,我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对妹妹产生性欲。」

  「不,我只是期望妹妹的蹂腻,我只是渴望用精液给妹妹洗脚,就一下就用这双袜子撸一下就好。」

  「可是,她始终是我的妹妹啊。」

  「没事的,只要爆发了,洗干净了还给她就好,她不会发现的。」

  终于,我彻底的沉沦了,用妹妹的臭棉袜包裹住了我的鸡巴「好,好舒服啊柔软的棉袜包裹着我的鸡巴杆子,妹妹臭臭的脚汗玷污着我的龟头啊。」

  「啊,这比手淫舒服太多拉,啊啊啊,妹妹,你的臭汗垢好温暖好舒服,贴着我的龟头,好刺激啊,啊精液流出来了。好痒,不行了,妹妹,我爱您,哥哥爱你的脚。」

  「呜呜,还有一只,好香,我要把妹妹的味道吸允感觉,还有脚汗还有汗垢,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要尝尝妹妹的臭汗。」

  妹妹的臭汗棉袜彻底的俘虏了我,我一边舔食着一只袜子上的汗,一边飞快的用妹妹的臭棉袜撸动着自己的鸡巴让妹妹的臭汗垢腐蚀着龟头。

  「不行了,妹妹,哥哥不行了,哥哥都射给你,都射给你臭臭的小棉袜!」一边闻着妹妹的脚臭味一边体会这妹妹汗垢的舒适在这令人销魂的双重刺激下,一股浓白色的精液喷射而出。

  「哥哥,哥哥,起床啦。」

  在我射精的瞬间,妹妹的声音传来了。

  我急忙收拾残局,刚把裤子穿上,妹妹就推门进来了。

  「哥哥,诶,你起床啦,快点下来啊,早饭我都准备好了,快点吃完走吧。」
  「好,好的,你先下去吧,我穿好就来。」

  「不嘛哥哥,我等你嘛,咦,这不是我昨天乱丢的袜子吗?原来留在哥哥这里了,怎么就只有一只了呢?」说着妹妹拿起了袜子,「诶怎么这上面还湿湿的呢?」我听了脸通红,

  说道:「你你先下去吧,等会我帮你找找,找到帮你洗了再还给你吧女生袜子这么臭,羞羞脸。」

  妹妹听了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说道:「臭吗?哥哥是不是闻过呐,喜不喜欢啊?」我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了。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那,哦尼酱——。」妹妹笑着放下了棉袜。

  「唔。」

  听着妹妹甜美的称呼,我竟然可耻的勃起了,要命的是妹妹来得太快棉袜还套在鸡巴上,由于精液的侵润,妹妹的脚汗毫无死角的把我的龟头包围了这种刺激感,要是妹妹再不走我就又要射精了。

  「哦尼酱你怎么啦?」听见我突然呻吟了一声,妹妹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你先下去吧,哥一会儿就到。」

  我只能敷衍的回到到,微妙的触感和心理作用,让我下体剑拔弩张内裤已经快包不住鸡巴了。

  「哦,那哥哥快点下来哦。」

  妹妹终于走了。

  我飞快的脱下内裤,拿掉了妹妹的臭棉袜,快速整理了一下,也跟着下去了。
  「哦尼酱你好慢喏,我都吃完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那。」

  看着桌上只有我的牛奶面包,妹妹果然已经吃完收拾好了,我也赶紧狼吞虎咽的吃下去。

  妹妹在早餐桌上一直微笑的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是觉得这顿早餐有股熟悉的味道就是我刚才闻到的妹妹臭棉袜的味道,不应该说是,来自妹妹脚的香味。

  在学校一整天我都完全无法集中精神,无论上什么课,我总是不自觉的看向了我的妹妹看着她那双迷人的双腿,看着她那可爱的粉红色运动鞋克制不了的想起了早上闻到的妹妹的脚香,吸允到的妹妹的美味臭脚汗还有那双臭棉袜套在鸡巴上的舒适,可是每当我注意到我幻想的对象居然是我的妹妹一股罪恶感就不断涌上心头然后我不得已的以莫大的毅力移开看向妹妹那双运动鞋的目光,但这种矛盾一直折磨着我肉体的快感和精神上的兴奋让我想要顺从幸福的源泉,而道德的底线与我可怜的自尊却仍然在苦苦的挣扎着。

  终于,在一堂课上,老师注意到了我,说道:「圣,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但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我的一颗心都扑在了妹妹的身上一切看见妹妹只是关心与爱护,今天每当我看向妹妹的时候心里却带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圣,你不知道答案吗?」老师看我站起来居然还在出神,有些生气了。
  「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我红着脸说了出来,本来对于我这种学生是可以不用上学的,可现在居然连问题都回答不出来了我感觉非常羞耻。

  「天啊,圣居然……」「这是世界末日了吗?」果然,一听我居然没有答案同学们都显得非常惊讶,

     以超越爱因施坦两倍的智商居然回答不出这么简单的问题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我的妹妹,在我看不见的角度,她的嘴角带着一种狡黠的微笑。

  「放学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坐下。」

  老师的点名终于让我面前打起了精神,到放学后,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今天的内容轻松的解答了老师的抽问,老师满意的点点头问我:「今天这么回事?」我吱吱呜呜的说不出话来,老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年轻人,要节制走吧。」

  我红着脸立刻了。

  回到家里,发现只有妹妹那双粉红的运动鞋放在门前,但妹妹人却不见了。
  我看着那双运动鞋很久,最终做出了一个超乎我想象的动作——我趴了下去,拿起妹妹的运动鞋闻了起来。

  一靠近鼻子,一股熟悉的恶臭味就传了过来,并且比那双袜子味道更加浓厚完全不知道是因为封闭的原因,还是妹妹穿了太久但这味道对于我而言,却是无与伦比的美味,那股臭脚味仿佛最强烈的春药一般让我的鸡巴一瞬间就大了起来,在这股令人销魂的味道刺激下我只能大口的呼吸来平抚内心的激动,然而越是急促的呼吸越是觉得肉体在被那股脚臭味不断的玩弄,蹂腻。

  「啊——。」终于,在我吸吮妹妹残留在鞋子里的脚臭味的过程中我喷射了出来我茫然的坐了起来。

  「我,我究竟在干什么啊。」我自言自语道:「我居然,居然闻着妹妹的脚味射精了,在完全没有自慰的情况下妹妹的臭脚味就让我射精了,我怎么能这样她是我妹妹啊。」

  裤子上湿哒哒的一片以及妹妹鞋子传来的似有似无的脚味,仿佛还在提醒我刚才发生的一切。

  「原来,我是这么失败的人吗?」我缓缓的伸出了手,拿起了妹妹的鞋但道德与自尊仍然让我犹豫着。

  「呵,我就是一个闻着妹妹脚味射精的哥哥,我就是个失败的哥哥我还假装什么啊!」最终,我决定了下来慢慢的脱掉了裤子,用妹妹臭臭的粉红色运动鞋,扣住了自己才射了精的鸡巴。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啊——,妹妹臭烘烘的运动鞋包裹住了我的鸡巴。」
  「好舒服,妹妹的臭脚味好像无数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在抚摸着我的鸡巴,啊——,好爽又要,又要勃起了。」

  在妹妹鞋里汗雾的挑弄下,我的鸡巴缓缓的肿大起来。

  「唔,哥哥的鸡巴堕落了,哥哥的鸡巴被妹妹臭臭的脚味腐蚀了啊!」「对,就是这样慢慢的沿着妹妹的鞋垫长起来,妹妹,我要用鸡巴舔干净你鞋里的汗垢唔——,好爽,妹妹你美妙的汗垢覆盖在了我的鸡巴上,好痒,好舒服啊啊啊啊——,妹妹,亲爱的妹妹,你的臭汗垢揉进了我的马眼里啊,好刺激啊啊——。」「呜呜我的鸡巴也臭臭的了,妹妹哥哥的鸡巴全是你脚上臭臭的味道,哥哥的鸡巴就只能给你臭脚脚玩弄。」

  「妹妹,你知道吗?在你看不见的时候,哥哥就是这样玩弄你的臭运动鞋,臭棉袜的哥哥就是这样想着把鸡巴放在你的脚下让你踩的!」我一边想着,一边不停的拿着妹妹的鞋耸动着鸡巴早就兴奋到了极限,涨成了一根粗长的棍子但始终还差一点到达顶峰。

  我拿起了妹妹另一双运动鞋,掏出了里面的鞋垫,顿时一股强烈的酸臭气味传到了我的鼻子,看着那原本白色的鞋垫变得灰黑了起来不断的冒着热气,上面还散发着潮湿的汗臭这使我迟迟不愿意将鞋垫送到嘴里。

  「嗯——。」然而,妹妹那股诱人的脚臭瞬间捕获了我的身体,我的鸡巴再次大了一分那鸡巴上传来的强烈快感终于征服了我,我想要高潮我想要射精。
  于是,我闭着眼睛,将那灰黑的鞋垫放在嘴里,一股热热的咸湿的味道在我嘴里蔓延开来,真切的感受到妹妹鞋里的酸臭气味,鸡巴随着运动鞋的摩擦再加上心中的负罪感终于让我达到了高潮,射在了妹妹的鞋里。

  「零零零零。」

  在我射精的一瞬间,我的电话居然响了起来,我急忙拿开鞋子看了下来电,居然是妹妹的,我立马接了下来。

  「喂,什,什么事?」「哥哥呢——,在做什么呢?」接通一瞬间妹妹就对我撒娇起来「没,没什么你有什么事吗?」心虚的我一听到妹妹的声音就像快些挂掉电话。

  「没什么啦,就是麻烦哥哥大人帮我收拾下房间吧,我去和同学唱歌了拜托哦尼酱了呢——。」「好,好的。」

  说完,我挂掉了电话,但内心始终有一团火在烧,怎么也无法熄灭。

  我打开了妹妹的房间,发现除了被子没有叠好以外,其他的完全没有打扫的必要于是我走到妹妹的床前,拿起被子。

  「恩?」突然,我觉得手上湿湿的,拿回来一看,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难道」我快速的翻开妹妹的被子,果然上面放着一双白色连膝袜,那股脚臭味正是从上面传来的,并且。

  「居然,居然还是湿的。」

  我拿起了那双连膝袜,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上面来自妹妹的脚汗,不同于早上那双棉袜这双袜子不但味道更为新鲜,并且更加潮湿我很怀疑,稍微一用力,就能把里面的汗水挤了出来。

  那种这双袜子,我眼中不断的闪烁着,「我就,我就好好的帮妹妹『打扫』下吧」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将那双连膝袜向嘴里送来。

  在某一处旅店里,一个少女正看着电脑上的视频微笑。

  「哥哥,沉沦吧,堕落吧,我要让你永远离不开妹妹呢。」

  突然,少女做出来个惊人的动作,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视频一边自慰着。

  「唔——,哥哥,哥哥的好大啊,妹妹要吃哥哥的大鸡巴。」

  「哥哥快来啊,看妹妹的骚穴都流口水了呢,她要吃你的臭鸡巴呢。」
  「嘻嘻,妹妹的臭袜袜好不好闻那?妹妹的臭鞋垫好不好吃呢,对哥哥,快吸干妹妹的脚汗,唔——不行了,哥哥快插妹妹,用力的插妹妹,舔妹妹的脚,好痒妹妹的脚趾好痒啊。」

  那少女一边用手指插着自己的小穴,一边摩擦这双脚,发出嘶嘶的声音。
  如果我在这里,我一定会发现,她居然是我的妹妹——玲,而妹妹正在看的视频居然就是我在她房间做的一切里面还传来了我不断的呻吟声:「唔——,妹妹的脚汗妹妹的味道我要吸干,我要把妹妹的味道融入到我的体内。」。「唔,我要射在妹妹的床上,妹妹,哥哥爱你。」

  「哥哥,妹妹给你,你要什么妹妹都给你!」「妹妹的臭汗好吃吧?嘻嘻,又大了呢哥哥肯定是舔了人家污浊的鞋垫,人家,人家可是撒了春药在里面呢。」
  说着,妹妹从脚上抹了一些脚汗放在嘴里。

  「明明是苦苦涩涩的臭味道,哥哥居然吃得这么开心,哥哥真是个变态呢。」
  妹妹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的用手指插这自己。

  「哥哥就是个变态呢,变态的哥哥找不到女朋友,就和妹妹一起过一辈子吧。」
  「呜呜,哥哥,妹妹也是个贱货呢,妹妹要舔你的大鸡巴好不好,好不好嘛大鸡巴哥哥——。」「哥哥用力插妹妹,对舔妹妹的奶子,唔,好舒服啊,咬妹妹的葡萄嘛,妹妹妹妹要给哥哥吃奶。」

  「妹妹给你舔脚,恩,脚趾头,脚缝都给你舔,嘻嘻我还要踩哥哥的臭鸡巴,啊,哥哥,妹妹的臭袜袜舒服吗?妹妹的脚更舒服呢,哥哥快沉沦吧,妹妹,妹妹好想吃掉你呢。」

  「啊——,哥哥,我要你,快,再快点,啊,哥哥哥哥的大鸡巴好刺激,妹妹的花心都酥了啊,哥哥用力,妹妹,妹妹都给你,妹妹的嘴,妹妹的脚,妹妹的骚穴妹妹的屁眼,你想要什么,妹妹都给你呢。」

  「啊——,哥哥,用力,用力,好人,啊,好人快,快!。」看着我不断舔食着她那双臭连膝袜的妹妹在自慰与兴奋的冲击下达到了快感,妹妹拿着她那沾满淫液的手慢慢的抚摸着屏幕里我的说道:「哥哥,你逃不了了妹妹已经,抓住你了哦。」

  与此同时,舔食完妹妹袜上的脚汗之后,我拿起妹妹的连膝袜,套在鸡巴上开始要弄起来「啊啊啊——,不管弄多少次妹妹的脚汗总是这么舒服啊,妹妹的臭棉袜又在吸食我的鸡巴了,好爽啊妹妹,哥哥要给你舔脚,哥哥要吸你的脚趾缝,哥哥要把鸡巴给你踩妹妹,啊,蹂躏我吧,妹妹,我爱你!」一声怒吼之后我也射了出来,看着被妹妹袜子弄得又黑又脏似乎还有点红肿的龟头,我感觉到了莫大的幸福拿下了黑棉袜,顿时一股小小的臭味传来,闻着妹妹的脚臭我渐渐的有些痴了,慢慢的搓这冠状沟和龟头回忆着妹妹的美味脚汗。

  略微的休息了一会,我打扫了残局,拿起那双被我精液侵透的丝袜,进了浴室。

  清早一醒来,我发现妹妹居然就在我的房间里,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我心虚的问道:「妹妹,你来了怎么不叫我起床呢?」「因为看见哥哥睡觉的样子很可爱啊,哥哥你梦见什么啦,怎么一面说着臭,一面又使劲闻的样子呢?」「这,这个我也不清楚,哈哈,对了,你先下去吧,我穿好了就来找你。」

  平时我这么一说,妹妹就下楼准备早餐了,但今天她一反常态的没有离开反而是靠近我,在我耳边说道:「哥哥我怀疑我们家进贼了。」

  「进贼?」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笑话,别说别墅的保安系统多好就是我设置的防盗系统都不是一般人能通过的,

  于是我说道:「不可能吧你是怎么发现的?」妹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红着脸说道:「就是我的那双运动鞋啊,其中一只鞋垫居然跑了出来而且上面那些脏东西竟然都不见了。」

  说着,她突然看着了我,仿佛认定了我就是那个动了她鞋垫的人。

  不好,昨天太兴奋了,忘记处理鞋子了,我顿时显得十分慌张,正想开口妹妹继续说道:「而且,而且另一只鞋子,里面居然有些黏黏的东西我闻了闻,有点腥腥的,还有点淡淡的牛奶味呢。」

  妹妹,妹妹居然闻了我的精液!我立刻打消了坦白的念头,

  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会去调看监控系统的。」

  「哼。」

  妹妹突然站了起来,生气的说道:「你一点都不关心人家。」

  说着,居然用她的右脚狠狠的踩向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正好踩在我晨勃的鸡巴杆子上。

  「唔——。」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妹妹得意的看了看我,居然用脚狠狠的转动碾压起来,说道:「知道怕了吧,你这个臭——哥哥。」

  不单单用脚刺激着我,还重重的突出了一个臭字,我在心虚之下居然鸡巴开始有了流出水来。

  「哼,我走了,快点下来吧,臭哥哥。」

  在我即将到达巅峰的时候,妹妹突然收回了脚,走了出去。

  我还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我竟然被妹妹脚交了。」

  「我竟然在妹妹面前露出了快感。」

  「我竟然差点被妹妹踩得射了出来。」

  脑海中不断浮现所发生的事情,我一遍遍的否认着自己不是变态,不是妹控然而苍白的事实让我的反驳如此无力,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的家当我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是到学校了。

  「您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

  在我还在不断谴责自己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手机提示。

  我打开一看,立刻惊住了,因为里面,竟然是昨天我在妹妹房间吸允她臭袜子的图片,

  还附带着文字:「嘻嘻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变态呢,我这里还有完整的视频想要吗?放学来跆拳道社。」

  可恶,竟然敢这样威胁我,我苦等到放学,走到了跆拳道社一进门,就听见一娇喝声:「喝,哈。」

  进去一看,居然是我妹妹的闺蜜,徐静,说时候,我不喜欢徐静虽然她长得很漂亮,鹅蛋脸,俏鼻,有些妖媚的狐狸眼而且她的身材非常的苗条,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一个小太妹,一头染得火红的头发我看着就讨厌。

  看见我进来,她娇笑了一下,说道:「你居然真的来了,圣不想我把视频和图片发出去吧,那你就要乖乖的满足老娘哦,」说着她居然舔了舔舌头,说道:「早就想吃掉你了。」

  「呵呵,威胁我,如果你所说的视频和图片除了手机上就没有备份的话,那你最好看看你的手机在说话。」

  听我这么说,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居然连开机都做不了。

  「别试了,手机病毒而已,返厂重修吧,期待你的视频和图片还能保存。」
  真是搞笑,一个凡人,竟然妄图挑战一个脑活跃比常人多8% 的天才。
  看着我高傲的样子,徐静居然也笑了,说道:「真不愧是老娘看上的男人,可是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犯了什么错,不可能啊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却发现徐静朝我冲了过来「喝。」

  仅仅一击,就将我打到在地,徐静站在我面前,

  说道:「就你这身体素质居然还敢一个人来。」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我很轻易的问道了来自徐静脚上的汗臭,不同于妹妹那种让人兴奋的恶臭那是一种刺鼻的臭味,很特别但是也很不好闻。

  「说我,你不也一样。」

  我乘着她不注意,快速的跑了出去,而徐静却没有再阻止我,只是带着嘲讽的微笑看着我。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不对了,指着她说道:「你……」眼前就是一黑,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我的嘴被撬开了,突然,一股咸湿酸臭的味道在我的嘴里蔓延「咳咳咳咳咳」我立刻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咳嗽不停。

  「呵呵,醒了,圣大才子?怎么样,老娘的臭脚汗臭脚垢搓成的丸子好不好吃啊?」「呸,妖女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吐了吐口水,恶狠狠的说道。

  徐静不慌不急,慢慢的用她那双41码的大臭脚一边在我脸上划过,

  一边说道:「你不知道吗?就是在脚上涂了一点点迷药不过现在脚上有的,是春药哦。」

  说着,徐静突然狠狠的将她那黑丝臭脚按在了我的鼻子上。

  「别想着挣扎了,绑着你手脚的可是我穿了好久的尼龙丝袜。」

  「现在,给老娘吸吧,宝贝,用力的吸吧,给老娘把脚趾缝的味道都吸干净吧。」

  闻着那股恶心的脚臭,我立刻尽全力屏住呼吸,害怕吸入一丝味道可惜我的肺活量并不大,不过,肺活量再大也没有什么用因为那只脚好像已经不会拿开了,最终我忍不住了开始被迫吸食着徐静的脚味。

  「唔,好难受。」

  一直吸食这那股臭味,让我难以忍受,想发吐,但渐渐的我的身体开始发热,并且不再觉得那脚味很臭了,甚至是已经陶醉在其中了开始主动的将脸贴着徐静的脚,闻着舔着,徐静那浓烈的味道渐渐的侵蚀了我的全身。

  「嘻嘻,沉沦了吧。」

  突然,徐静收回了脚,鄙夷的看着我。

  「怎么可能,啊——!」我不削的撇了撇嘴刚一反驳,徐静的脚后跟重重的踩在了我的睾丸上。

  「哈哈,嘴里说的很好,身体却诚实的反映了呢。」

  徐静舔着她的食指,眼中带着淫荡的光。

  「啊呀呀呀,圣大才子,这是怎么了,不是不想要吗,怎么越来越大了?」徐静越来越兴奋不但用脚后跟踩着我的睾丸,还用脚面不停的摩擦这她刚才踩过的地方同时又用脚趾温柔的按摩着我的蛋蛋「哦——,啊,恩不,不要,徐静,我,我错了。」

  快感连连的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如何?好痛?很辛苦?」徐静妖媚的说着,在我鸡巴被刺激得再一次涨大的时候她狠狠的抬起了脚,踩了下去。

  「啊。」

  我立刻哀嚎起来。

  「真是的,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大呼小叫的,真丢人。」

  说着,徐静用她那舔得湿湿的手指,撕开了她的臭丝袜,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我这时才发现,她居然丝袜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唔,宝贝不乖哦居然偷看。」
  徐静一边插这自己的小穴,一边说道:「害的人家忍不住要加倍惩罚你了。」
  听这她这么淫荡的话,我的鸡巴居然为此更加坚硬起来。

  「唔,宝贝,你怎么勃起了呀?」「龟头也变得硬邦邦的,脸前列腺液都流出来了。」

  看着跪在她面前的我,一想到我这个平时表现得非常天才的鸡巴居然被自己的臭脚丫子践踏,鸡巴被她丝袜上的臭汗污物玷污着她就一阵满足。

  「被这样折磨,令你感到兴奋了吗?」徐静一边踩着,一边骂道。

  突然,她改变了动作,说道:「那我对你温柔点好不好?」「动作轻盈,用我这双臭脚丫子温柔的包裹你的贱鸡巴?」

  「嘻嘻为什么你喘气了?是不是感觉很爽?」

  「被妹子用脚踩用脚挑弄?」说着她突然靠向了我,狠狠的揪着我的咪咪,说道:「你果然是个偷闻妹妹丝袜的变态啊宝贝儿。」

  在她不断的挑逗,以及语言的刺激下,我的鸡巴不可避免的要射精了,徐静也感觉到了我鸡巴的抖动拿左脚掐住了我的冠沟处,右脚用脚趾狠狠的搓揉按压我的龟头。

  「没关系的,看招看招,射啊,快射!别——憋——着。」

  「啊啊,啊!」徐静那高超的技术彻底让我的鸡巴精关失守,一股股浓烈的精液喷射了出来沾满了她的黑丝袜脚。

  「哈哈哈哈,量真多啊宝贝,不过是被我用脚挑弄几下而已,也这么能射你果然是个死变态。」

  说着,徐静从脚上挑起了一丝精液,吃到嘴里,

  说道:「果然还有淡淡的牛奶味,原来我的圣宝贝儿,还是个处啊。」
  「分,分明是你绑架了我然后,霸王硬上弓的,你居然还有脸说出口。」
  我气喘吁吁的说道。

  「哦,霸王硬上弓?」徐静冷笑了下,脱掉了左脚的黑丝袜,

  缓缓的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啊。」

  「你要干……」我一开口,徐静立刻将那只沾满我精液的黑丝袜揉在了我嘴里。

  「这句话,轮不到,被霸王硬上弓,却各种兴奋的你来说。」

  感受着嘴里的气息,我越来越迷茫了。

  这味道,很香吗?不知道,但好喜欢,好想一直闻下去啊,啊我的另一个身体,被玩弄了,好舒服,好温暖啊。

  看着我沉沦在自己臭丝袜的魅力上,徐静一边舔这我的乳头,一边用手不停的狠狠的撸动着我的鸡巴。

  「唔,又变大了,你就乖乖的承认,你就是个死变态的事实吧。」

  说着,徐静从我的乳头开始,顺着我的脖子舔了上来,右手将我再次勃起的鸡巴握住。

  「真是只肥美的鸡巴啊,好热啊,圣哥哥,哦尼酱,人家人家也要舒服,好不好嘛。」

  说着,徐静拿着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骚穴。

  「妹妹,妹妹要吃掉你的肥鸡巴了哦,哥哥——。」在感受到鸡巴即将进入一个狭窄空间的时候,我开始有了一丝微弱的挣扎。

  「哼。」

  徐静自然也感觉到了,于是狠狠的坐了上来。

  「啊,好紧,好爽啊。」

  那一瞬间的快感让我张开了嘴,丝袜掉落出来。

  徐静不满意的重新将丝袜揉了进来,开始上下套弄操着我的鸡巴。

  「呼呼,好大,好美,圣的鸡巴果然很棒呢。」

  「圣居然想要抗拒,难道说,你爱上了自己的妹妹?更是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她?」「被我猜中了吧?唔,居然又变大了你果然是个变态呢。」

  「好爽,用力,圣宝贝,我也可以学你的妹妹,用力用力的操我,日我的花心,日我啊。」

  「哥哥——,啊,哥哥的好大,妹妹好充实,哥哥哥哥再快一点,好爽,哥哥,哥哥日到妹妹的花心了,妹妹的小穴好舒服让妹妹花心的小嘴嘴亲亲哥哥的龟头。」

  「唔唔唔——,圣宝贝,好人,给我,用力啊,快快啊,给我,射给我啊。」
  「可以射的哦,哦尼酱,哦——尼——酱。」

  听着她这么淫秽的叫声,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她又一次坐下的时候我用力一顶,差进了她的花心,随后喷射了出来。

  「唔,不愧是圣啊,童子精射得好烫,好有力。」

  徐静缓缓的从我身上下来,精液慢慢的从她的小穴流了出来「可以了吧。」
  我喘着气说道。

  砰,徐静突然一脚将我踢到在地,将她的骚逼对这我的嘴说道:「圣宝贝,给老娘舔干净。」

  这怎么可能!?我紧紧的闭着嘴。

  然而徐静早就知道了我的选择,她嘲弄的看着我,

  讽刺到:「真是有自尊啊看看那里是什么?」我顺着她指的看过去,居然是台录像机!「虽然你是天才不过你不可能不借助工具就破坏掉它吧,我想想这个视频叫什么呢?就叫处男丧失纪念好不好?如果你不想再网上看到的话就好好的给我舔。」

  「好,好舒服,圣,你的舌头好灵活,对,舔在用力,伸直,再进去一点,啊——,圣宝贝,舔啊舔老娘的骚逼,老娘的逼骚不骚?你是不是很喜欢吃?啊?」徐静一边享受着我的服务,一边用下体不停的碾磨着。

  「啊啊啊,圣,要来了,老娘要高潮了,圣,张嘴老娘给你吃淫液啊啊啊啊啊。」

  突然,徐静用力将我的头往她下体按,一股热流从她的小穴射了出来,混合着我的精液全部流入我的嘴里。

  「咳咳咳咳咳。」

  我来不及反应就只有吞可进去,呛得我不行。

  徐静抖了抖下体,将淫液撒在我的身上,说道:「可爱的圣,老娘越来越舍不得你了那录像我可以给你保密。」

  徐静摸着我的脸,说道:「条件是,今后,你就是我的性奴隶了只要我想要,无论何时何地,你都得满足你,做吗?」我有选择的权利吗?只好苦笑的答应道:「我做。」

  「哈哈哈哈哈。」徐静放荡的笑着:「谁能想到,万人仰慕的圣,居然是我徐静一个小太妹的性玩具呢?」说着她转过身缓缓的俯下去,将我的鸡巴包在了嘴里,同时那双臭脚还挑弄这我的嘴。

  「哈哈,圣,你看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又大起来了?」「你不是嫌弃着我的脚味吗?你不是说我霸王硬上弓吗?为什么你还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呢?」「还是说,表面高傲冷漠的你内心里其实是个喜欢被蹂躏的M啊?」徐静嘴上不停的嘲讽着我,手却一直撸动着我的鸡巴让我的快感不断同时,她那双带着酸臭馊汗的丝袜大脚一直用力的插着我的嘴。

  「或者是,刚才舔老娘骚逼里的精液,让你感到兴奋了?」「还真是变态啊,居然把老娘的骚逼舔得这么干净一边舔着自己得精液,一边肉棒还能变的更硬啊!」「呜呜这是怎么了?圣,你的蛋蛋都胀起来了啊看起来你好难过啊,要是我想这么狠狠的给你揉按一下的话。」

  说着,徐静的手缓缓的伸了过去「不,不要啊!。」我惊恐的挣开了徐静放在我嘴里的臭脚,喊到。

  「哦,居然还敢反抗?」徐静停止了动作,慢慢的看向了我,

  说道:「圣你知道吗?在你答应的那一刻,我们的关系就已经变了我现在,可是你的女王!」我惊恐的看着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身为奴隶,居然还敢口出狂言,找死!」徐静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只黑丝袜堵在我的嘴里。

  「好好习惯女王的脚味吧,圣。」

  「我为了等你,可是足足在这里运动了三个小时呢。」

  「我相信,我脚尖的酸味,脚掌的汗渍,在鞋里捂出来的臭气,都是你最爱的美味是不是啊,圣?」

  「哦,居然鸡巴又大起来了,你现在很幸福对不对啊?」听着徐静不断的挑逗,我跟本抑制不了自己的兴奋只能求饶道:「徐静,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然而嘴里的丝袜让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嘻嘻,圣,你的肉棒真可爱,还真是适合你这个变态呢。」

  说着,徐静居然又开始给我口交了起来。

  「圣,还在忍受吗?像我这样舔你的龟头呢,爽不爽说啊。」

  「呜呜,好粗的肉棒,好烫啊,肉汁都出来了呢,我的口交你能忍得住吗?」「圣你的蛋蛋好大了啊,我来给你按摩下怎么样啊?别逃看招看招。」

  在嘴里和肉体带来的强烈刺激下,我的身体不断的抖动着,就快要射出来了。
  「哼。」

  徐静突然狠狠的捏着我的鸡巴杆子,让我想射却射不出来。

  「想射吗?」徐静淫荡的笑着,用她那双恶臭的裸脚从我嘴里取出了那只臭丝袜。

  「我,我想射,徐静,让我射吧。」

  「作为你不诚实的惩罚,现在,你就来好好的求我吧。」

  徐静一脚吧我踢在地上,用她肥厚的阴唇不断的摩擦着我的鸡巴,时不时的还将我的鸡巴头吞了进去又飞快的拔出。

  「徐,徐静女王大人,让我射吧,求求你了啊!」「哈哈哈哈哈,很好做得非常好。」

  徐静一口气让我的鸡巴顶到了她花心的底部。

  「啊,好爽啊,女王,奴隶,奴隶感觉好爽啊。」

  不断的折磨和刺激让我放弃了自己的自尊,承认了徐静说的话。

  「哈哈,圣,你好可爱啊,来吧,用力的肉我,舔我的臭脚来啊。」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竟然这么用力的挥动自己的腰部,就像是个发情的公狗啊。」

  「居然还在不停的舔着我的臭脚,啊啊,好舒服啊,我的脚连我自己都不愿意闻啊圣,你居然舔得这么开心,还能这么兴奋啊。」

  「圣,你的鸡巴已经被我占有的,你的舌头也被我俘虏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啊?」「啊啊女王,我就是个变态,我就是喜欢你的脚你的骚逼。」

  「哈哈哈,圣,你的表情真是太淫荡了,没有看到过比这个更下贱的表情。」
  「为了让肉棒插入深处,每一次都用尽了全力,你这个大变态。」

  「到极限了吧?可以的哦,你想射了吧?你想射的话就射好了。」

  「啊啊啊啊啊,我给你,我的一切都给你!」我再也忍受不住徐静的诱惑,将精液统统射给了她。

  「哎呀呀呀,圣,你还真是能射啊,居然射了三次,量还是这么大。」
  徐静一边让精液流出来,一边嘲讽我道。

  看着这淫荡的场面,我的鸡巴又有竖起的趋向。

  「还真是个不安分的鸡巴啊,来,把这个吃了。」

  说着,徐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蓝色的药丸给我。

  在被各种调教之后,我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吞了下去,发现有一团火刺激着我的鸡巴让我鸡巴处于半软半赢的状态。

  「真是可爱啊。」

  说着,徐静拿起我的鸡巴,狠狠的撮了几口,然后将她的臭丝袜绑在了我的鸡巴上。

  「就给你一个礼物吧,把我的臭丝袜这个样子带回家。」

  「如果你干提前去下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我的贱奴隶。」

  感受到鸡巴头被徐静的臭丝袜刺激的快感,让我的鸡巴一直肿大着行动十分不方便,简直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回的家。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晚上我竟然都没有讲徐静的丝袜取下来,仿佛鸡巴已经离不开丝袜不,应该说,鸡巴已经离不开脚了。

  第二天起来,发现居然已经十点了,妹妹也没有来叫我,我快速的穿好衣物忍着还是被徐静丝袜刺激得肿大的鸡巴,走了下去发现妹妹竟然也没有去上学。
  「妹妹,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学校?」「哥哥醒了啊,放心吧今天我已经给三个人请了假,理由是你生病了,需要照顾。」

  「什么我生病了?走吧,快去上课,等等,三个人?」「恩贱狗,你还在磨蹭什么,还不快滚出来?」说着,妹妹对着自己的卧室吼了起来。

  「主人,贱狗出来了。」

  跟着,妹妹房间真的出来了一个人。

  我看过去,竟然是,徐静!「贱狗,谁允许你站起来的,给我爬过来舔我的脚。」

  看着我惊讶的样子,妹妹突然对徐静命令道。

  而徐静听见了妹妹的命令,居然没有生气,而且飞快的爬过来,拖掉妹妹的拖鞋舔起妹妹的脚来。

  看着妹妹舒服的表情以及徐静的动作,我一点话都说不出来,大脑一片空白。
  妹妹看着我这个样子,顿时就是一阵满足,对着徐静说道:「徐静,你说你是不是贱货当初找人来强奸我,人被我打跑了,然后你也被我逮到家里用脚强奸了你没想到你居然就这样爱上了我的脚。」

  徐静一边舔着,一边说道:「是的,小母狗就是贱,就是喜欢主人的脚。」
  妹妹慢慢的用脚抚摸着徐静的脸,说道:「昨天,你是怎么强奸我哥哥的说出来听听?」

  徐静害羞道:「不是,不是都给主人看了吗?」我一听脑袋就是一股眩晕,原来妹妹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那我舔她丝袜的视频,是不是也?

  妹妹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脚把徐静踢在地上,拖掉了她的裤子露出了她的小穴,然后,用脚狠狠的插了进去,恶狠狠的说道:「我叫你说你就说。」

  「啊,啊啊啊,主人,用力啊,好爽,母狗好爽啊,昨天昨天母狗就是这样用骚穴,强奸了圣的肥鸡巴。」

  妹妹一边用脚插着,一边继续说道:「是不是就是用我脚插的这个骚逼强奸了我的哥哥啊?」「是,是啊为了让小母狗的骚逼喜欢上主人的臭脚,我每天都把骚逼给主人操每天都用主人的洗脚水洗我的小穴,啊啊主人,小母狗的小穴现在都带有主人脚的臭味呢,啊啊主人,你不知道,你哥哥真是太贱了,昨天,他就这样狠狠的日着母狗的臭小穴,用力的顶着母狗的花心,这么下贱的小穴他居然,居然还射精了。」

  妹妹越听越兴奋,俩只脚不停轮换着插着徐静的小穴,

  说道:「继续说然后呢?」「啊——,然后,然后他还舔小母狗的骚穴恩,带着主人的脚臭和他自己的精液的骚穴,他居然还吃兴奋起来了,啊啊啊——。」妹妹跟加用力的顶着,

  问道:「还有什么说。」

  「啊,啊啊——,主人,小母狗好爽啊,对了,主人他还舔了我的臭脚,舔了我天天用主人尿液清洗的臭脚,我等他还特别运动了三个小说的丝袜大臭脚啊啊啊——,主人,我不行了我要去了。」

  说着,徐静一阵颤抖,在妹妹的脚下高潮了。

  「真是没用,居然就高潮了。」

  说着,妹妹将徐静的乳房露了出来,用双脚狠狠的踩了上去,将徐静的淫液擦干净。

  「徐静,你说我哥哥现在是你的肉玩具,你有什么证据?」擦干了双脚,妹妹突然对徐静说道徐静一听,立刻将我的裤子一脱,我那包裹着徐静臭丝袜的大鸡巴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徐静指着我的鸡巴献媚到:「主人你看这就是小母狗的丝袜,你哥哥现在还挂在鸡巴上呢。」

  妹妹慢慢的走了过来。

  「妹妹,我。」

  这个场面,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妹妹突然出手握住了我的鸡巴,狠狠的撸动了几下。

  「嗯——。」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几声。

  「哼,居然还是硬的,跟我进客房。」

  一走进客房,就闻了一股让人无法反抗的足袜味,妹妹的各种臭棉袜船袜,丝袜摆放成堆到处都是。

  「这……」我吃惊的看着这一切「这可是徐静最喜欢的地方了,不过现在哥哥,给我趴着,把头伸到袜子堆里闻,大口大口的呼吸!」一向温柔的妹妹突然强势起来命令着我。

  心里有种异样的快感让我无法拒绝妹妹的命令,立刻趴了过去闻了起来「怎么样,妹妹的脚味是不是很香,很想要舔?」「舌头忍不住想要动起来的吧?可以的哦妹妹允许了哦。」

  妹妹取下了我鸡巴上的丝袜,说道。

  我沉醉在妹妹的袜群里拼命的呼吸着,突然感觉到肛门处被挑弄了,惊恐的回过头。

  妹妹突然将脚狠狠的插了进来,说道:「谁允许你回头的,给我继续闻我要听到你的呼吸声。」

  「恩——。」我一下子就没有了反抗的力气,腿脚顿时一软趴在了地上,只能继续闻着妹妹的臭袜,任由妹妹侵占我的肛门。

  「怎么样,闻着妹妹的臭袜子,被自己的妹妹用脚插着屁眼,是不是很想要发泄呢?」「不用当心哦哦尼酱,昨天你睡觉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给你洗肛了,就是为了今天彻底的调教你哦。」

  说着,妹妹突然脱掉了裤子,露出了一根假阳具!「说实话,哥哥如果我和你角色互换的话,我早就强奸了这么可爱的妹妹了,可是你居然不动心。」
  说着,妹妹抬起了脚,狠狠的踩着我的鸡巴蹂躏道。

  「不过,现在也很好,我也可以,彻底的占有哥哥了。」

  妹妹缓缓的弯下腰,抱起了我妹妹身上女性特殊芳香正在慢慢的散开,占据了我的呼吸。

  然而当我看到妹妹下体的假阳具的时候,我顿时挣脱了起来。

  「啊啦——,怎么了?就这点力气吗?连女孩子的手臂都真不开吗?」说着,妹妹咬着我的耳坠刺激道:「还是说,哥哥其实挺期待后面发生的事情,故意不挣扎的呢?」

  「不妹妹,我,啊啊啊啊,啊——。」我刚一开口肛门就被一个巨大的物体侵占了,我只能无力的呻吟着想要用力挣扎,但闻着妹妹那独特的体香,却让我欲罢不能身体不禁软了下来。

  「哈哈哈,哥哥,你被妹妹强奸了呢,看看你的鸡巴,居然兴奋的立起来了哥哥,你其实一直想着这样的吧,你一直想被妹妹日对吧?」「哥哥,你真是变态啊,我知道的哦你一直在偷闻妹妹的袜子,还用妹妹的运动鞋自慰,我都知道的哦。」

  「你现在很想插入什么吧,可以的哦,你看,那只小母狗的小穴已经向你张开了呢去吧,哥哥,去狠狠的插她吧就像我插你一样哦。」

  妹妹一边插着我,一边不停的诱惑我道。

  徐静也不甘寂寞,将她的骚逼张得大大的,不停的用阴唇厮磨着我的鸡巴。
  我沉默在肉欲之中,用鸡巴狠狠的插进了徐静的小穴。

  「啊啊,小母狗的小穴又被奴隶插了,好大,好满足啊。」

  「哈哈哈,哥哥,那可是我刚才用脚插过的地方哦,哥哥就这么喜欢这个骚穴吗?可以的哦哥哥,狠狠的插她吧让你的鸡巴被徐静的骚穴好好的吞食吧。」
  「对,对,圣,狠狠的插我吧,圣,我的奶子好孤单,你就不想舔舔吗?来啊快来啊。」

  这淫靡的感觉好像毒药一般麻痹了我的全身,我只能听着妹妹和徐静的话行事任由徐静巨大的胸口将我的头遮蔽,那浓浓的女性荷尔蒙从我的鼻子入侵。
  我不停的耸动着腰,忍受这妹妹插入我菊花的快感,但距离高潮始终差了一点。

  「啊,圣,好棒,我要去了,啊,要去了。」

  在经历了几百次抽插之后,徐静无力的躺在地上,高潮的淫液染满了我的下体。

  「嘻嘻,哥哥,发现了吧?」妹妹也停了下来。

  「为什么?昨天,昨天的药?」「哥哥还是这么聪明呢,不错那个要是专门调教人用的,在吃下药的六个小时内,鸡巴一直被女性哪里的气味包裹就只能被那个部位弄射了。」

  说着,妹妹坐在了床上,摇晃着臭脚说道:「所以说,哥哥你选择的时候到了哦。」

  被充血的下体刺激着我的,看着妹妹摇晃的肥嫩臭脚,扑了过去。

  「嘻嘻——我可是穿了一周的棉袜呢,好好闻闻吧。」

  「哥哥,是不是觉得我的玉足脚棉袜很好闻啊,根本不想挣扎了吧?」妹妹的汗液和潮湿混合着独特的荷尔蒙体香俩者结合的脚臭味大量的从我的鼻腔侵入,彻底的俘虏了我的脑袋,大口呼进妹妹的闷臭足袜味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下体也越发的难受起来。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啊?」妹妹又是进一步的侵犯,用她那温暖的脚慢慢的像毒蛇一样,缠住了我的下体,不停的拉扯这包皮脚掌不时的给于龟头刺激,不是轻踏就是踢打。

  「哥哥,你会慢慢的被我的汗脚折磨哦,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哥哥?我会让你跪在我的脚下呢。」

  妹妹的话如同惊雷般吧我炸醒,我拼命的挣扎起来。

  「不行的哦,哥哥,你可是无法逃脱的哦。」

  「不要啊妹妹,我们,我们是兄妹啊。」

  「是吗?那哥哥偷闻我臭臭的棉袜呢?」「哥哥拿我袜子手淫呢?」「哥哥吃妹妹肮脏的鞋垫呢?」「哥哥用妹妹的运动鞋自慰呢?」「哥哥在妹妹的床上不停吸允妹妹的臭脚汗呢?」妹妹的每一句话都鞭挞着我只以为是的道德底线,我无法反驳。

  「原来,原来我已经这么堕落了,那我,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所以说哥哥,请慢慢享受吧,哈哈哈——。」我慢慢的屈服了沉浸在妹妹的美腿汗脚监狱中,无法自拔。

  「哎呀,哥哥,居然开始在清醒的情况下主动的舔我的脚了呢——,乖乖的吃我的袜子吧,哥哥妹妹的脚可是很香的哦。」

  妹妹的侮辱以及她脚对我的刺激,让我根本忍受不了,射了出来。

  可是妹妹完全没有放过我的打算,脚的摩擦力度居然开始不断的变大加重了。
  「哈哈哈,哥哥,这就忍受不了了吗?对不起哦,还得继续忍受一会儿哦。」
  「好好的闻闻妹妹的汗脚吧,以后无论上课的时候,还是回家的时候只要一想到这个味道,就要乖乖的勃起哦——」「怎么样,已经要投降了吗?」

  「啊…!!」哪里有人受得了这样的双重刺激我的脑袋已经被足臭味所占领下体涨得通红,只剩下剧烈的摇动。

  「啊啦啊啦,哦尼酱,是不是又要发射了呢?可以的哟,乖乖的在我的脚下射精吧哈哈哈。」

  妹妹说着,加大了力度,使劲的踩向睾丸和阴茎。

  顿时,大量的精液从我的下体喷了出来。

  「嘻嘻,已经累成这个样子了啊?我看看啊,居然一个小时了呢哥哥,很不错呢。」

  我慢慢的爬了起来,刚想走出去,却又被妹妹摔在地上「哥哥,这里这么多的臭袜袜你还没有闻过呢——」视野中,又是数十双袜子包裹了我的脸部。
  「哥哥,好好的闻妹妹的袜子吧,我要你,一辈子,都离不开我哥哥,我们就永远的在一起好不好?」又是一股浓厚的气味袭来,我的意识又模糊起来大口的呼吸着来自妹妹的脚臭,同时妹妹又一轮的脚交开始了「哥哥,你永远都是妹妹的,你逃不了了因为,我已经,抓住你了哦。」

  妹妹眼里泛着淫光,抓着我的肉棒,缓缓的,插入了她的体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